安德烈.斯克良林科 Andrey SKLYARENKO

來自生活的藝術

俄羅斯畫家安德列‧斯克良林科                          取自今藝術2006.6月254頁

 

    俄羅斯的當代藝術家安德列‧斯克良林科( Anderey Sclanrenco , 1963-),多稱為安德列,可以說是一個現代風俗畫家,他的繪畫揭露了俄羅斯現代生活的眾多面向。安德列畢業於俄羅斯聖彼得堡列賓美術學院,就學期間進入由該院院長、人民藝術家葉列梅耶夫領導的「涅普林采夫繪畫工作室」研習,自1993年起則留任該校從事繪畫教學,1998年成為俄羅斯美術家協會會員並開始參加俄羅斯及國際性作品展,並於2001年8月由葉列梅耶夫教授推舉首次到中國,參加「北京國際藝術博覽會」,其作品《氛圍》亦獲該博覽會頒發給國外藝術家的「優秀作品獎」。

    俄羅斯自19世紀以來的現實主義藝術之傳統,如列賓( llya Yefimovich Repin , 1884-1930 )、蘇里柯夫( Vasily Surikon, 1848-1916 )、列維坦( lssak Levitan, 1861-1900 )等巡迴展覽畫派( Peredvizhnik ) (註)的作品,藉由描繪俄羅斯的平民生活景況,向世界展示了俄羅斯獨特的北國民族風情。由此理念出發,安德列結合了對於現代生活的細膩觀察與想像,使其作品具有獨特的個人風格,同時也流露出濃厚的俄羅斯民族氣息。從安德列的繪畫中,我們可以感受到他深受俄羅斯現代藝術傳統的影響,就向社會生活本身一樣,即使是再現代的社會,普通人的生活總是緊密地與傳統方式聯繫著。在其繪畫裡,明顯可見到他對於生活的熱愛與充滿情感的深刻體驗,並由此開展出他繪畫形式上的創新。

    即使我們對現代俄羅斯的生活不瞭解,安德列的繪畫卻不會讓我們感到陌生,在他筆下所呈現的真實並不是現實的模仿,而是真實的感受與體驗。與俄羅斯傳統的場景與戲劇性的構圖不一樣,安德列總是近距離地截取生活的一個局部,直接把戲劇性的衝突與幽默表現出來。這透過現代手法的形式轉換,有些作品就像是多個肖像的對話,安德列並不關心空間的真實感,而當兩個頭像占據畫面的鋪陳,就如以兩種形式分割了空間。畫中的人物也是變形的,然而這不是為了形式而變形,而是為了強化了生活的感覺,那些憨笨誇張的形象,仍不失造型的嚴謹,塑造得很有體積感,體現了俄羅斯繪畫傳統的寫實功力,也是對生活的提煉與取捨,與情節相輔相成。粗獷、豪爽、開朗、樂觀,這些典型的俄羅斯人民的性格都通過安德列特有的形式與題材體現出來。

    安德列的現代風俗作品是通過生活的細節而展開的,這些細節似乎就發生在我們身邊,而他即是以畫家敏銳的眼睛和詩人的情趣將此表現出來,描繪出平凡生活中美好而輕鬆的特質。在其作品《早晨的呼喚》中,安德列將我們帶到一個俄羅斯的海邊小鎮,只是幾個水手的陽剛朝氣形象的描繪,卻召換出一種力量,魁偉的水手們面對自然的挑戰,絲毫沒有畏懼。另外,也有妙處橫生的畫面,作品《春天》像是對甜蜜愛情的揶揄,一個驕傲的姑娘站在車上,幾個小夥子費勁地推著熄火的汽車,都想博得姑娘的歡心。而《靠岸的水手》更是有趣,遠航歸來的水手忘情地與戀人喝著交杯酒,小夥子雖然比姑娘矮了一截,但卻雄偉地站立著,坦然地享受著命運賜予的戀情。

    安德列的繪畫創造了一個美妙可愛的世界,就如同童話一樣美好,他筆下的人物都稚拙可愛;人們生活著,享受著人生和大自然,就連爭吵也洋溢著人生的樂趣。他的畫是人生美好的讚歌,有著田園般的意境,充滿雋永意味。許多人之所以喜愛他的作品,即是因為他對於生活的美好描繪令人傾心嚮往。

    在人與人關係日益淡漠、人心倍感孤寂的今日,生活中的美好似乎很難期待,而安德列的繪畫正彌補了此種現代人心靈上的缺憾,告訴我們人間自有真情,它可能在離我們不遠的地方,也可能就在我們身邊,而關鍵即是我們怎樣對待生活,怎樣發現生活,並體會生活。安德列同時還告訴了我們繪畫的活力來自何方—他從俄羅斯的土地上提煉出其藝術特有的形式,從俄羅斯人民的生活中為繪畫注入鮮活的生命。

 

註:巡迴展覽畫派是-19世紀俄國的畫家組織,此畫派反對當時俄國科學院保守的、直接取自西方的古典主義藝術思想,主張為一般人服務的現實主義  和民族主義藝術。他們認為藝術具有實用目的,是鼓舞人心的、表達社會理想的工具,因此此畫派多以通俗易懂的方式表現中產階級和農民的日常生活,立圖使普通人能多接觸畫家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