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磊 Lei LUI

誰是劉磊?

 
作者:掃舍  
2009-8-25 23:56:00 

文章出處: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read.asp?BlogID=116297&PostID=18688167

 

我面前放著一個人的畫作,還有他的胡想亂說,他的一個關于藝術的問答,這個人叫劉磊。

  

  遊走在這些文字和畫面之間,在過去和現在之間,在一個偏僻的小城和一個工業化城市之間,我開始拼湊出一個人的形象來,這個人叫劉磊。

  

  劉磊是個陽光少年,和他的家人住在北方偏僻的一個軍工廠裡。那個地方,生產被印有編號的綠色木箱運到遠方的火箭彈,有自成一體的大院生活,劉磊在那裡上學,畫畫,看電影,玩耍。他在那裡看到了一種自然而有力量的生活。他隨父母去山上的森林採野葡萄,五味子,蘑菇,跟父母學習如何應付危險,學習如何認識自然。他喜歡動物,喜歡玩那些男孩子們都熱愛的東西,溜著旱冰鞋招搖過市,捉螳螂嚇唬女生,在鍋爐房的熱灰裡燒地瓜吃,用圓珠筆畫變形金剛,玩火箭彈後蓋上面的一個小玩意。他喜歡閒逛的場所是車床,機床轟隆作響的工廠車間,那些冰冷發亮的機械零件還有廢鐵屑讓他著了迷,它們形態各異,充滿了金屬的堅硬的質感和強大的力量,少年劉磊內心的激情被這些看似無情的家伙撩撥起來了,只不過他還要過些年才能知道。

 

劉磊是吉林藝術學院的藝術青年,從小塗鴉的他喜歡上了油畫。他的老師是著名油畫家趙開昆,任傳文。他開始畫他熟悉的北方的山村,白樺林,勤勉的毛驢,他繼承了他的老師那種沉靜而高貴的灰調,熱情地傾吐著對黑土地的熱愛。他畫筆下的北方,是豐盛的硬朗的,像幹淨豪邁的北方的風一樣,呼啦啦地迎面而來,痛快淋漓。這個北方長大的青年,已經不滿足純粹的寫生式的繪畫了,藝術打開了他的眼界,他在西方油畫和中國繪畫中漫遊,在音樂和影像中感悟,尋找著最能表達自己感受的繪畫主題和語言,他需要一種更直接的,更有力量的東西。童年的生活給劉磊烙下的印蹟,在這樣的尋找中一點點地凸現出來。

  

  “一列黑漆漆的巨大蒸汽火車駛入站台,我站得近在咫尺,燒煤味兒的蒸汽瞬間將我籠罩,強力的氣流使我幾乎站立不穩,那種視覺衝擊,那種金屬氣味,那些火車司機臉上黝黑的光澤與優美的線條,那鮮紅色的巨輪,那種震耳欲聾的聲響……我終生難忘。懷念工業時代。” 二十年過去了,青年劉磊如是說。這是一種難以忘懷的浪漫,一種有張力的帶有英雄主義氣概的浪漫, 他從那些黑不溜秋的東西那裡發現了造型的美,氣勢的美,個性的美。然後用他的技巧,色彩,觀念將這種美呈現出來。于是他畫火車,被鋪天蓋地的紅色傾瀉而成的火車,狂放霸道,像重金屬的搖滾;他畫結實樸質的推土機,畫華麗性感的哈雷車,少年情結通過成年的思考和表現,具有了質的變化。劉磊開始了一種更接近自己精神,更能表達自己特質的個性繪畫語言,自由的,衝擊性的,騷動而激越的,這些狂放不羈的以鋼鐵為題材的創作,成為一個男孩的童年記憶轉化為自我追求的載體。

 
誰是劉磊?一個新加坡鋼鐵企業的老總在他喜愛的《變形金剛之旋風》前問過,一位台灣畫廊的女士在收藏《變形金剛
之擎天柱》時也曾問過。這時的劉磊,是一個剛過而立之年的男人,是吉林大學藝術學院美術系的老師,也是上海青年
美術大展優秀獎的獲獎者,是一個從陽光少年,藝術青年蛻變成的一個越來越成熟的年輕藝術家。成熟體現在他對繪畫
藝術冷靜而嚴肅的思考中。他說:“我的視覺逐漸拒絕了那些在場面上大而空,在內容上虛假“積極向上”,唯(偽)主
旋律的作品,一個畫家,因為“積極向上”而失去了生活,在主觀上淡化或者抽離自我意識,對繪畫藝術缺乏自己的追求
和立場,只見概念而不見“人”,我以為,作為藝術家他是不成功的。他還說“關于看的藝術,無論它怎樣當代、“前現代”、
“後現代”,無論名稱、形式玩出多少花樣,只要它仍然屬于繪畫,那麼造型性就是最後的底線。“

  
  2008年開始,劉磊完成了他繪畫上的一次突破,開始了以變形金剛為主體的一系列創作。這一次,他將對個性和成長
背景的表現融合到了對一代人的精神世界的表現中,超越了個人記憶而進入了時代記憶。如果說政治波普,面具,俗豔是
生于五六十年代的藝術家對他們的時代的提鍊的話,那麼變形金剛便是生于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劉磊一代無法磨滅的青蔥
歲月的夢,正是以變形金剛為代表的一部部經典的動畫片和玩具,打開了這一代人的眼界,衝擊著他們的想象力,帶來了
童年的幻想,學習在善與惡之間做出自己的抉擇。鋼鐵,力量,造型,衝擊力,激情,群體記憶,劉磊終于找到了能盡
情表達的方式。

  
  

  那麼究竟誰是劉磊? 我想就是一個正在繪畫藝術道路上走的人,至于他能走到哪裡,現在是無法知道的,但我會記住他的一句有意思的話:“當我們的手伸向大師的時候,我們的心還遠著,當我們的心伸向大師的時候,我們的手卻依然遠著”,然後等著瞧,有沒有大師,是未來來回答的事。